1500亿量级,成都造“新药种子库”全球领先

来源:成都商报       发布时间:2018-02-13

2月9日,成都,成都先导药物CEO李进(中)在实验室与工作人员交流 
李进(左)与技术团队成员调试新设备

     如银河系恒星般繁多

  一台台普通实验室冰箱整齐排列,拉开柜门,一层层塑料盒子里放着一根根透明管子——不要小看这些管子,里面含有天文数字量级的混合物。这里是成都先导药物的化合物“冻库”,其中含有逾1500亿个独特的DNA标记分子,与银河系恒星数量相当。

  小分子领域全球第一

  这里是我国首个“药物种子库”,由成都先导董事长李进创新组建,在小分子领域位居全球第一。随着健康中国战略实施,这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世界顶尖药企关注。2017年,这里成为辉瑞、默沙东、强生等新药研制的“种子库”,签下28亿大单,是2016年的10倍。

  与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相距20公里,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正在紧张建设中,成都先导在这里的新办公大楼主体即将完工。预计与成都先导一同入驻的,还有华西海圻等其他药企,很多是成都先导的上下游合作伙伴,很快,这里将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生物产业生态圈。

  如果顺利,成都先导的首款原创新药就将在这里诞生,目前已经开始申报,这标志着成都先导将从分子提供的后端向制药生产的前端转型,中国又一款创新药将从成都诞生。

  前沿

  2月9日下午,在成都高新区科园南路88号天府生命科技园B3栋10楼,一批崭新的核酸提取仪刚刚到货,李进正在与团队工作人员一起,调试新设备的性能。半个小时后,他有一个管理例会要开,再晚一点,他要出发去海南参加一个小型聚会。

  与世界顶尖同行竞技 和辉瑞、默沙东、强生研发合作

  这几年,李进已经对这样的节奏习以为常。尤其是2017年,公司取得飞速发展,成都先导除和英国癌症研究中心曼彻斯特研究所达成肺癌新药项目专项协议外,还和辉瑞、强生、默沙东建立研发合作。全球顶尖跨国药企纷纷向成都先导伸出橄榄枝。

  2017年4月,公司与全球最大生物制药公司辉瑞达成合作,辉瑞将利用成都先导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DNA编码化合物库”合成与筛选技术,打造辉瑞专属的“药物种子库”,促进新药研发。

  2017年10月,科辉创新与成都先导及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签订三方协议,投资新药合作研发项目,而科辉创新正是辉瑞与中科院旗下公司。

  李进介绍,成都先导将利用独有的技术优势,为辉瑞打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多样化的DNA编码化合物库,以期通过筛选在这些库中发现独特的小分子先导化合物,进行新药开发。

  同时,成都先导还将利用其包含1500亿化合物的DNA编码化合物库平台,对辉瑞感兴趣的包括心血管、肿瘤、免疫、神经科学和代谢病等多个治疗靶点进行筛选,筛选出的全新先导化合物将排他性地转让于辉瑞,辉瑞会向成都先导支付研究经费。

  李进介绍,DNA编码化合物库设计及筛选技术是当前新药发现领域最前沿的技术之一,是原创新药研发的源头。成都先导致力于打造全球最优质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DNA编码化合物库,成为新药诞生的“种子库”,是全球可基于此技术进行规模化新药研发合作的3家公司之一。成都先导能打败世界顶尖同行的原因,一是目前公司已经完成逾1500亿小分子DNA编码化合物的合成,在小分子领域位居全球第一;二是随着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医药健康产业驶入发展快车道,成都站上时代“风口”,众多改革创新模式吸引了世界巨头关注。

  蓉漂

  换白大褂,出办公室,右转,上电梯,进入实验室,全程不过一分钟,李进瞬间从成都先导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变回科研人员。

  一次考察看到祖国机遇 世界500强高管回蓉创业

  出生于重庆酉阳的李进,大学毕业后去英国求学,一直在生物医药行业潜心钻研。2006年,时任世界500强阿斯利康公司全球化合物科学总监的李进因公考察回到国内,目睹了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快速发展,深受触动。

  在与国内药企合作的过程中,李进发现,不少药企缺乏原创药的研发能力和创新资源,在他看来,仅仅靠仿制国外专利过期的药物,满足不了广大患者的治疗需求,“比如说肝癌,目前市场上没有特别好、特别安全的药,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加大投入做新药研究。”

  “如果说最后的药是一棵参天大树,先导化合物就是参天大树成长起来的一粒种子。”李进萌生了回国创业的想法。他想建立DNA编码小分子化合物库——这是国际最先进的化合物筛选平台,能为未来新药发现奠定基础,也将填补国内的技术空白。

  2012年6月,李进博士辞去阿斯利康全球化合物科学总监的职务和工作,以“DNA编码化合物库合成及筛选技术平台”作为创业项目回国创办了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经过几个月的调研分析,李进将创业地定在了成都,在他看来,成都高校云集、人才众多,加上有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著名医院和一些大型药企,众多因素给了他在成都创业的巨大信心,“再加上我本来就曾在成都读大学,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让我更有亲切感。”

  李进带着他精心准备的资料与成都高新区管委会进行了一次正式接触,仅仅1小时,双方就达成协议——李进的企业落户高新区,享受房租减免、实验室建设补贴和创业启动资金。

  对于引进这一生物医药领域的尖端企业,高新区相关负责人介绍,“成都高新区一直在优化包括人才、资金、载体、平台、政务在内的创业生态圈。”在成都高新区,最初与先导药物直接对接的团队已经几经变化,但支持政策一直都在,按照研发进度给予支持,并提供“走出去”等资源平台,“像生物医药这样的知识、技术和人才高度密集的产业,尤其需要加强与全球顶尖资源的学习交流与战略合作。”

  发展

  李进的衣帽架上,挂着一大摞参会证,国内的国外的,中文的英文的,有数百个之多,这是他开拓市场的见证,李进说,现在他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各种论坛上。

  从3人到近300人 “现在的办公场地装不下了”

  也是这些平台,打开先导药物的国内国际市场。“很多人在论坛上听过我们的模式,就会联系到公司来考察。”让李进感慨的是,很多前来洽谈的企业家是第一次到中国,李进带着他们参考公司实验室、四川大学实验室,甚至去看熊猫,感受金沙文化。

  “两个企业合作,涉及方方面面,包括一个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科研创新实力、人文氛围等。”尤其是科研创新实力,成都拥有生物产业相关的国家级、部级实验室、产学研实验室11个,在四川大学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里,国药集团、上药集团、扬子江药业、石药集团等30多个企业已经转化60余项一类新药,其中5个已经获得临床批件,“这些都是企业发展的竞争力。”

  同样,成都先导也成为更多企业了解成都的窗口。因为与先导药物合作,投资生物医疗领域近10年的赵春林开始关注成都,作为科辉创新董事长赵春林,赵春林不住感叹,四川的政策优势非常明显,不仅体现在资金扶持,对医药产业发展的扶持力度,也让企业有更多的研发创新空间。

  “来到成都后,我发现这里的生物医药发展很好,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所打造的环境和相关政策让我很兴奋。”辉瑞肿瘤研发肿瘤细胞生物学副总裁兼首席科学官Michael A·White表示,成都生物医药的环境非常好,产业获得的政策支持令人振奋。

  如今,成都先导已经从最初的3人团队,发展到近300人,其中8位高级管理人员具有世界500强企业的资深研究背景,公司博士占比20%,硕士45%。“现在这里已经装不下我们了。”李进规划,2018年还将招聘数十人,现有的办公区容量不够了,成都先导与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签订合作协议,将在生物城投资5亿元人民币,建设成都先导新药研发中心项目,并将公司整体搬入。

  梦想

  不仅仅是生物医药,2017年7月2日,成都市召开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就加快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产业体系作出部署,系列产业新政相继出炉。

  建立新药研发管线 首款原创新药已经申报

  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像成都先导药物这样的高科技企业,会定期迎来服务人员,一旦遇到交通、人才、技术等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

  每隔一段时间,成都都会梳理现有产业支持政策,补充强化相关政策措施,在政策、要素、服务、保障等方面综合施策、精准用力、协同发力,推动优质资源要素向优秀企业倾斜,切实为提升产业能级“铺路”。

  得益于这样的政策体系,成都先导取得持续发展,“未来3年,成都先导核心化合物数量达1万亿以上,国际国内新药研发合作伙伴将达200家以上。”

  公司甚至建了新药研发管线。在DNA编码化合物库的支撑下,公司内部在研新药项目逾20项,集中于慢性、重大疾病如肿瘤、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呼吸道疾病等领域。目前已经有1个项目完成临床申报,5个项目处于产生临床前候选化合物阶段,2个项目处于先导化合物优化阶段,“预计未来3年实现2~3个品种的新药临床申报,2~3个项目实现国际转让。”

  “事实上,在制药产业链上,只有创新药永远居于顶端的位置。”李进举例,他曾担任全球化合物科学总监的阿斯利康公司,每年销售收入达2000亿人民币,依靠的产品不过10多种创新药。

  回国创业时,李进也曾想过创制新药,却“不敢碰”。原来在业内,新药创制有“3个10”的说法:新药从研发到上市的周期大概需要10年;平均每款新药上市的成本需要10亿美金;只有10%的成功率。

  如今成都先导多条业务线并进。李进表示,长远目标是以合作方式生产新药,“我们筛选出的结果在别人手里成为新药,但我们自己也会伴随着这个过程创造新药。”

  “目前,我们新药项目转让正在与国际企业谈合作,公司也将有自己的创新药品。”李进表示,借力“一带一路”倡议,成都先导将整合全球更多研发资源,带动新药全产业链的技术追赶与发展,形成创新药生态圈,吸引更多大型药企向中国聚焦。

  观/察

  成都经济

  高质量发展的新目标

  成都为“率先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全新目标,给出具体的实施路线图。

  成都认为,从工业逻辑回归人本逻辑、从生产导向回归生活导向是城市的本源,是现阶段成都要着力解决的主要矛盾,决定了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城市的时代价值。

  一方面,成都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产业功能区建设、深化创新生态链建设,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同时,大力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成都将分别从围绕服务实体经济、围绕提升城市功能品质、围绕不断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三个方面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加快构建具有成都特色的新经济产业体系,推动“六大经济形态”和“七大应用场景”加速转化为促进城市持续健康发展的新动能。

  此外,成都还将强化企业“走出去”模式创新,探索总部+分支、研发+生产、中心+网络等错位发展模式,推动优势产业、企业、技术、品牌向省内市州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输出。同时,将强化企业“走出去”服务保障,强化企业“走出去”金融支持。

成都商报记者 叶燕 摄影记者 王效



上一条: 农工党成都市委会主委甘华田带队调研我市医疗健康产业
下一条: 落实安全生产责任 严防各类事故发生